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江月如歌孤目小说全章节最新阅读

2021-06-11 15:10    编辑:秋雨露
  • 江月如歌

    《江月如歌》是孤目写的一本小说,主人公将会有着怎样的经历呢?快来阅读这本小说吧。

    孤目 状态:连载中 类型:古代
    立即阅读

《江月如歌》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江月如歌》是作者孤目所撰写,故事情节引人入胜。书中精彩内容:...

《江月如歌》 第1章 免费试读

塞北,最冷的不是万里的冰封,而是攻入塞北的铁甲军队。

今夜是朔月的最后一天,三个月的战争让本就贫瘠的土地四处笼罩着死亡的气息,仿若死城一般的存在。攻破塞北最后一道防线对铁军来说,只是朝夕问题。

乱葬岗。

这是埋葬无人认领的死尸的地方,一般很少人会靠近这里。

此时,一阵女子低低的哀鸣声缓缓飘来,在这空旷的寂野,让人听了,忍不住头皮发麻。

很快,一只肮脏不堪的手顺着坑坑洼洼的泥坑吃力地伸出来。

这是一只死人的手?!

难道是诈尸了不成?

就在这个时候,死人坑里探出一个小头颅,长发散乱如麻,脸色黑紫相加,看不出男女来。

“呸,这尼玛是哪里啊!”江月朝地上重重地啐了一口,吐出嘴里的碎泥土。

她刚还在横店拍戏呢,突然一个闪电劈下来,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人就被送到这里了。

天,不会吧!

江月感觉自己的眼珠子都不会转了。

她一脸惊骇地看着脚下的大土坑。

就在刚才她躺着的那个大土坑里,一层一层交叠地堆放着如山的尸体,那是人的尸体!

一些尸体腐烂发臭,甚至有成群结队的苍蝇“嗡嗡”地围着飞个不停,更有甚者,在腐烂的肉身上,偶有几只又白又肥又软的蛆虫极缓慢地爬来爬去。

江月想到发生在自己身上重重诡异的事情,嘴唇不住地颤抖。

她忍住心里强烈呕吐的欲-望,赶紧手忙脚乱地站起来,顾不上再观察四周的情况,拔腿就跑。

这个地方到处都是死人,可真不是活人该来的地儿。

江月跑着跑着没顾上看脚下,突然“噗通”一声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痛得半天爬不起来。

“这什么鬼地方,阴森森的,没吃没喝就算了,还弄这些东西来吓人,本姑娘不活了,呜呜……”江月又累又饿又痛,她实在是没有力气再往前走了。

“嘿嘿,这是哪里来的小娘子,长得挺招人疼的……”

江月就听到一个男人猥琐的声音冷不丁在身后响起。

她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猛地一转头,就看到一个穿着脏乱不堪、长相亦是其丑无比的中年男人朝自己扑来。

江月赶紧手脚并用,屁股挪着往前走,总算避开了这个色鬼的偷袭。

“小美人,你还跑到哪里去?这里到处都是死人,你如果不想死,就从了我吧,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怎么样?”

死色鬼,你怎么不去死啊?看你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还跟着你吃香的喝辣的,真是没眼看了。

江月不理会这些淫秽之词,一门心思就想着怎么从这个鬼地方跑出去。

突然,她的手无意间摸到了一把匕首,赶紧一把抓在手里。

江月对于匕首并不陌生,毕竟她穿越过来前好歹也是一名演员,刀枪匕首之类的道具她没少碰。可是当匕首握在手里,那种冰冷刺骨的寒意从手心延伸到大脑,她瞬间就有些瑟缩了。

真要用这把匕首去杀了这个男人吗?

此刻,那个色鬼看江月一脸害怕地瞅着自己,虽然不说话,但也没任何反抗的意思,不禁哈哈一笑,露出一口黄中带黑的牙齿。

“美人儿,就从了大爷我吧,来,让我亲一个……”他朝瑟缩在地上的女人急速扑过去。

因为色-欲熏心,男人眼里只有女人,看不见其它。

突然,只见一道银光划过,男人的身子停在半空不动了。

“啊!”二秒后,只听得男人低沉的吼叫声响起。

江月的手还停在匕首上不敢动,而那把匕首此刻正插在男人的小腹处。

这是江月第一次杀人,她不仅手在颤抖,全身都抖个不停。

“你,你,你别怪我,是你先对我动手的……”江月哆嗦着说完这句话,才赶紧从地上爬起来,顾不上看这个男人怎么样了,索性撒开脚丫子就狂奔起来。

三天后。

江月已经整整走了三天了,这三天里,她除了那个色-鬼男人外,见不到一个活人。

于是,为了不饿死、冻死,她只能从死人身上找吃的和穿的,一路走到这里,可是此刻她连自己究竟在哪儿都不知道!

江月嘴里正诅咒着这该死的鬼地方,突然听到前方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

在这些乱七八糟的声音里,惨叫和绝望的嘶吼声更是不绝入耳。

江月脑中一片翁然:坏了,军队已经开始攻破王宫了,自己现在要是被抓到肯定十死无生!

可是还没等江月反应过来,一个黑影忽然从拐角冒出来狠狠与自己撞了个满怀。

江月被撞得打了一个趔趄,还没等反应过来,就瞄到眼前这位身着华丽宫装的女子摔倒在地上、弓着身体根本起不来了。

江月气不打一处来,自己还没说疼,这特么的是想玩碰瓷么?

本就憋着一肚子气三天没跟人说话的江月刚准备破口大骂,那名女子正巧抬起头,江月赫然一怔。

眼前这张脸孔几乎……和自己一模一样,惟一不同的是,这张脸有些惨白,目光骇然,唇色青紫,有一丝黑色的鲜血沿着嘴角缓缓流下来。

女子脸上脏乱不堪,如果不是光线太暗,而女子脸上粘着脏东西,一定会看到这名油尽灯枯的女子脸上拥有着和她同样的惊诧表情。

“救我!”女子低低哀求着,动作迟缓地朝江月伸出手,她充满绝望神情的脸上,此刻多了一丝希冀。

而此时,一堆凌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宫装女子听到,表现得明显很惶恐。

江月环视一圈,看着旁边的房门心中一横,她一咬牙将女子的鞋履一脱,往另外一条路上扔了过去。接着费力扶起女子就近走进侧殿之中,且故意不关殿门。

“你……”宫装女子费力地低低说了一句。

“别说话。”江月全神贯注听着外面的动静,她竖起一指,挡在唇前。

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密集,最后突然在大殿门口停了下来。

十来个士兵模样打扮的男人出现在走廊上,为首的四处张望,眼中一亮,赫然发现了地上的一只鞋履。

他迅速捡了起来,谨慎的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大殿。此时大殿大门敞开,门内一览无余,士兵将领略一思忖。

“她受了伤跑不远,往这边追!”将领说完便按着江月布的路线追了出去。

直到门外的声音听不见了,江月这才深深的呼出一口气,转头看向身旁的女子。

“你受伤了。”江月将女子扶到地上,兴许是这女人和自己长得太像了,她感到有一种莫名的亲近之感。

女子听了惨然一笑:“本宫服毒了。”

江月倒吸一口凉气,她的惊诧倒不是因为女子说自己服毒了。

本宫?看她这打扮不像是王的女人,难不成是公主?

服毒?性命攸关的事情,她竟然能够说得这么轻描淡写?

“那你为什么还要我救你?”江月回过神来后,心里有些气恼,故没好气地道。

女子不答反问:“你是塞北的子民对吧?”

江月沉默不答,她想说她是中国公民来着,只怕这姑娘得提前被自己吓死。

“也是,除了塞北本土子民,谁还会跑到这个地狱来。咳咳……”刚说到这儿,女子一阵剧烈的咳嗽,一口鲜血喷射而出。

江月心里一惊,看来这个女子真是没得救了。

女子的脸色越来越差,看得出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

江月不是医生也不是圣女,刚才已经救过这个女人一次,她也没本事救第二次。

于是,她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个女子,在剧烈的咳嗽中因为喘不过气儿来突然停止了一切动作。

她的双眼大睁着,目光带着深深的惶恐仰望着上空,就这样终止了她短暂的一生。

江月自打莫名其妙地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不止一次看到过死人了,可是此刻,看着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死在面前,这种感觉确实令人有些毛骨悚然。

天色将明,此时是整日最寒冷的时刻。

江月朝门外张望,身躯在瑟瑟发抖。

这所不知名的宫殿已经被攻破,她深知,当大军再一次发现她的时候,便是她的死期到了。

走廊的尽头充斥着士兵的呼喊声,要不到几分钟便会发现她。

江月垂首凝视着地上这具越渐冰冷的尸体,突然心生一计。

当追错方向的士兵愤怒的折回大殿,只见大殿正中的王位上正坐着一名女子。

面对塞北仅存的最后一位皇族,士兵们的眼神中没有半点怜悯。面前雍容华贵的公主也只不过是攻占塞北的一部分战利品而已,很小的一部分!

大殿上,江月雍容端坐,面容平静,看不出任何情绪的波动,只是藏于袖口里的手指因为过于激动而止不住颤抖。

也就是在这时,不知是谁呼喊了一声:“将军来了!”

与此同时,拥挤的人群让出了一条道路,随后身穿将军铠甲的男人走了进来,直到站在江月的面前才停住脚步,两人相视而立。

这是一张戴着面具的脸,特质的金属面具与铠甲让他整个人从内到外透着一股寒气,尤其是那张面具下露出的一双墨色瞳仁,疏离冷漠,不近人情。

一股透骨的寒意无由的升起,江月甚至屏住了呼吸,男子身上所表现的出的杀意又岂是江月这个向来崇尚安逸的女子能够承受的?

“毕竟是女孩,乱世之中即使是皇宫贵胄也不过身似浮萍。”

低沉而正宗的国语!男子似乎只是在自顾自怜。

江月头皮一乍,连带着小心脏也沉入谷底,这才如梦初醒般振作起精神,努力摆起公主的威仪,壮起胆子道:“如果没有将军这样的人,塞北又岂会有这乱世?”

这些日来到塞北以后的所见所闻,尤其破城之日的惨剧,她这句话也有些由衷而发的意味。

“既是乱世,整个天下都避免不了生灵涂炭,北凉又如何能偏安一隅?两军交战,若是今日是塞北的军获胜,公主还能说出这话?”

面具将军大手一挥,身边副统领模样的男人心领神会的开始安排下属剩下的工作。

江月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因为她压根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这些事在以前离她真的很远很远。

“即便是阶下囚,本宫依然是北凉的公主,而将军若沦为阶下囚可就不是将军了。”

江月一时气急,唇角一扬反唇相讥,谁都知道,从古至今将军一直都是‘功高盖主’的敏感人物。

“慕月公主,可你现在是我的阶下囚,不是吗?”

江月闻言气结,但她也懂此时此刻不是跟这个面具男置气之时,于是见好就收,也不再跟眼前的男人置气,别开眼去,不去看他那边。

面具将军却显然不想就此放过江月,他一步一步缓缓逼近,淡声道:“听闻贵国玉玺在公主手中?”

江月愣了一下,原来刚才见到的那个狮子头像就是北凉传国玉玺啊。

她在跟北凉已逝的真正公主慕月交换衣物时,曾在对方身上暗兜处发现了一个这样的十字头像,当时也没多想,就随手放在一边。

她悄悄扫了一眼面具男,此刻,对方表情看似平静淡定,但她从其目光中看出了一丝紧张。

呵,看来面具男挺紧张这个北凉玉玺的嘛。

“要我交出玉玺也可以,不过我有一个条件。”江月唇边露出一丝笑意道。

面具男没有说话,他打量了江月一眼。

“怎么,将军是觉得我会提出刁难你们的事情?所以不敢应下?”江月又语带讽刺意味地轻笑道。

她突然靠近男子身边,用只有面具男能够听见的声音,轻声道:“玉玺在我手上,将军身边可是有贵国……那位的人,将军杀了本宫到不打紧,可是玉玺就此失踪,我想那位一定会乱想的。”

语毕,她甚至能够听见自己心脏跳到嗓子眼的声音,不过脸上却更有光泽,一个人因为过度激动而兴奋总是这样。

面具男岑黑的眸子紧紧盯住眼前巧笑倩兮的女子,即使心里的感觉很奇怪,却下意识忽略了,冷声道:“好,我答应你。”

“将军连问都不问是什么事情,就应下了,是太信任我的为人,还是太小瞧我?”江月突然歪着头,似笑非笑地说出了这句话。

面具男脸色如何她是看不到了,但他看过来的目光却带着一丝警告的意味。

江月哈哈一笑,道:“将军真是开不起玩笑!罢了,我只想说,虽然我是战败国的公主,但要求得到与我身份相当的待遇。”

“所言甚是,待我军夺得天下之时,给你一个战败国公主的待遇又何妨。”面具男豪气地说道。

接着,他对身边的随从冷声道:“找几个宫女,好生陪着慕月公主,待我禀明圣上,慕月公主将与我们一同南下。”

此话一出,面具男深深的看了一眼江月,转身消失在一群士兵之中。待江月完全看不见他的身影后,脚下一软便坐了下去……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