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完结]江月如歌全章节阅读

2021-06-11 15:08    编辑:秋雨露
  • 江月如歌

    《江月如歌》小说作者是孤目。书中精彩片段:

    孤目 状态:连载中 类型:古代
    立即阅读

《江月如歌》 小说介绍

《江月如歌》是作者孤目写的小说,讲了主角令人感动的故事。小编今天把它带给大家,一起来阅读吧:...

《江月如歌》 第2章 免费试读

路凌风将军,也就是面具男的军营就驻扎在北凉宫殿三里外。

一个个深灰色的军帐看上去就好像庞大的野兽,虎视眈眈着自己的战利品。

江月被人带到了其中一个临时收拾出来的军帐里,两名被抓来的十来岁的小宫女一路上被吓坏了,刚进入帐内就哭个不停。

等看押自己的士兵走出帐外,江月好不容易将两个小姑娘哄好了,也知道了自己究竟在哪儿。

这是一个江月在历史书上没有看到过的时代,却与五代十国的格局极为相似,北上为北凉,中原被称为大臻。东边是仙琉国,而西边是大海。

她如今的身份是北凉的亡国公主慕月,北凉皇帝也就是自己的父亲已经在战场上牺牲了。北凉皇帝膝下无子,所以对慕月是宠爱有加,甚至萌发了要将皇位传给这位慕月公主的想法。

可是,在男尊女卑的时代,这种观念是不被人所允许的。加之统治期间,国家内部亏空严重,官吏腐败,北凉日渐衰退,最终称为诸国谗食的目标。

随后这场战争一打就是三年,如今,北凉被灭,诸国也为了扩充本土领地互有损伤。北凉现在已经被各国分割,北凉的都城塞北被大臻占领。

听完小宫女的叙述,江月唏嘘不已。

合着没有最惨只有更惨,沦为乞丐都算了,现在还是个亡国公主,小命被捏在别人手里,人家想要自己流一滴血,自己都不可能流两滴的。

好在,沦为阶下囚后唯一的也是最大福利,起码不用露宿街头了。

这厢,江月正谋划着怎么让自己先保住小命再从长计议。

而主帅营帐内,路凌风已独自在军帐中沉思良久,就连大帐外副统领请示好几次都没有听见。

路凌风把玩着手中的杯盏,骨节分明的十指握着杯身,那极纯的绿玉酒杯越发衬托出他手指的白皙。他墨色眸子微微低垂,看似凝视着手中的杯盏,思绪却已渐飞渐远。

今日在大殿之上,慕月那一番话不知是刻意为之还是巧合,却正说中了路凌风的软肋。

这个女人年龄不大,却如此聪慧,不管怎么说,能够在国破之时,还能不卑不亢明哲保身已非普通女子所为,怕是皇宫之中数位公主加起来也没足以相提并论。

而她那一番话……

他路凌风能够走到今日,可谓已经是整个大臻的传奇。

一个一文不名却总带着面具的前线士兵,第一次上战场便一举拿下敌方首领项上人头,随后带着三颗脑袋跪在统领大帐外请功,那一年,他十三岁。

大将军感怀他年少有抱负,便有意栽培。短短三年的时间他便成为最年轻的副统领,带着手下一干兄弟打了几场漂亮的战役。

十年,只花了十年的时间,他便成为大臻最年轻有为的将领。随后新帝登基,老将军请命解甲归田,他直接被提拔为护国将军,一时间风头无二。

战场上士兵的爱戴,朝堂之中他也拥有举足轻重的位置。但是,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位年轻的护国大将军,在新帝登基之前都做了什么。亦没有人知道新帝登基之前曾被当时的太子所害,被发配军队,正巧就在路凌风的麾下。

如今新帝登基,当年协助过新帝的兄弟们一个个死于非命。俗话说,伴君如伴虎,路凌风出征之前,家中老小便被接到宫中,皇帝之心可昭。

往事一幕幕不断浮现脑海之中,路凌风豁然起立,将杯盏掷于桌上,起身径直走向江月的帐篷。

大帐的蓬帘豁然被掀开,随之便是一阵女孩的尖叫之声,听得帐外的一众士兵心神荡漾,大家都是憋着一肚子火气刚下战场啊。

“这里是战场,这么大声是想招引来敌军?”路凌风语气冷冽,面无表情说道。

尽管他的语气只是略带斥责之意,两个小丫头仍旧却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寒意通体乱窜,连忙停住惊叫,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怎么了,怎么了,有老鼠是不是!”内帐的帘幕被人缓缓掀开,江月从里面小跑出来。

江月自打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不知道多少天没洗澡了,她刚刚沐浴更衣完。

此刻,她头发湿漉漉的随意披散,身上已经换掉了公主正装,只着一袭普通的女子衣服,刚走出来便看到路凌风正盯着自己打量。

在上辈子,女孩子卸完妆就连给闺蜜看一下都不一定愿意,这刚洗完澡出来就见到一个大男人,而且还是戴着面具的铁面将军。

江月脸色一红,故作镇定的站在原地。

“将军匆忙过来是有什么急事?”

路凌风面具下的嘴角轻轻扬起,不知是否是因为江月难得一见的窘迫,他心情大好,但声音仍旧冷然:“是有事情。”语毕,又转脸看向一侧,吩咐道,“你们下去。”

两个小宫女正想逃出去,可她们毕竟身为北凉人,如今公主刚梳洗完毕这将军就来了,让公主一人独自面对这个带着鬼面的男人会不会出什么事情?

故,此刻两个小宫女相互对视一眼,仍旧瑟缩着身体跪在地上。

路凌风见状,岑黑的眸光一闪,正想发作,江月却先行一步开口了。

“将军都发话了,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出去看茶,别让将军觉得我们北凉人没有礼数。”

江月这一番话说的巧妙,既化解了危机也顾虑到了两个小宫女的担忧,小宫女忙应承下来,一溜烟便跑了,倒是让她有些哭笑不得。

“将军,您请随便就座,这儿本就是你的地盘。”江月很有自知之明,说完这些话,她抬手用手中的干汗巾擦拭着自己的头发。

她这番举动在现代社会再自然不过,可放在这个朝代,满头青丝是决不能给除了丈夫以外的人、尤其是男人看见的。

路凌风有一瞬间的怔然,沐浴之后的女子身上带着一股独特的馨香,随着帐外的微风一起拂面而过,他忍不住轻轻吸了下鼻子。

好香!

路凌风眸光一紧,铁面后的肌肤不自禁有些发热,他强忍住来自内心的那股莫名心颤,缓缓说道:“本将军倒是真好奇,北凉王是如何教出你这样的公主!”

他边说着边向江月走去,话锋一转,略带一点讽刺意味,漫声道:“你以为刚才使的这点小把戏,本将军会看不出来么?”

话音刚落,江月只觉得手腕一疼,路凌风宽厚、有力的大手正牢牢地锁住她的手腕。

“你都说了这是你的地方,你要做什么他们又不能阻止,本宫不过是想宽慰这两个小孩子,你这人怎么一肚子坏水!”

江月挣扎了几下,发现自己那点力气仿似蜉蝣撼堤,起不了什么作用,索性放弃了挣扎,任凭男子这样拽着。

只是,她咽不下这口气,于是又火上加油般讽刺道:“也对,不然一肚子好水的都是大部队的伙夫,你都坐上大将军的尊位了,肚里还能有好水么?”

“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冲撞本将军,你就不怕么?”路凌风的声音极其冷淡,就好似他本来就是一个不懂感情的人。

“你都自称是大将军了,还好意思跟一个少不更事的小姑娘计较么!”江月反唇相讥

其实,她刚才秉着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信念,方才在套那两小姑娘话的时候,也顺便对路凌风这个人有了大致的了解。

关于路凌风的年龄和身世,她听后也是唏嘘不已,得知这个总是冷冰冰的铁面居然也就二十三四岁时,她瞬间就信心爆棚了。

哼,这个年纪放在现代社会,就是一青春毛头小子,能斗得过她这个战斗剩佛吗!

果然,被两句话相激,路凌风蓦然松开了紧拽住的纤细手腕。

江月赶紧抬手缩了回去,顺势后退了几大步,光是比蛮力,她可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啊。

尼玛,手腕都红肿了,这个铁面男,怎么那么大劲儿?

江月一脸委屈地盯着手腕细细打量,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的,跟略显消瘦的小脸搭配在一起,更是让人看了就显可怜。

路凌风的目光从江月脸上一扫而过,他眸光内锐利的光芒一闪,面色有些难堪。

看来,刚才他下手着实是太重了,之前只顾着生气想要好好教训她,没想到这个女子太弱不禁风了。

只是,既然这个女子挑衅在先,她又一肚子的诡计,自己决不能掉以轻心。

“不计较?说得对,我是大将军,当然不可能跟你这个小女子斤斤计较。”路凌风说着往椅榻上一坐,话语里意有所指。

江月被噎了一下,心里生着闷气,可手腕上的痛还没消,她可没勇气再惹这个铁面男一次。

她随后不客气地往隔得最远的椅子上一坐,倒了一杯水兀自饮尽,这才抬眼看向面前的男人。

没曾想,此时路凌风也正打量着她。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相遇,蓦地都不知说什么好。

“将军,你有话就请直说吧。”江月率先打破沉默,她感觉到这个铁面男是在嘲笑自己什么都不懂。

“本将有一事不明,还望公主解惑。”路凌风此刻说话的语气明显比刚才好多了。

“解惑不敢,只要将军想知道的,本宫一定言无不尽,将军请说。”江月嘴角含笑,一派皇室风范。

其实她内心却已经忍不住大倒苦水了:娘的,这古代人说话就爱咬文嚼字,自己这高考文言文水平也不知道能支撑多久。

“北凉亡了,北凉王也在战场上殉国,公主却看上去好似没事人似的,难道不让人觉得奇怪么?”路凌风缓缓说完,面具下那双墨瞳好似要将江月看穿一般。

江月微微垂眸,嘴角的笑容又深了几分,只是怎么看都带着一股萧瑟:“没事?你家要是被别人抄了你会没事么?”

语毕,她豁然抬头,眼神直直的对视上那双探寻的犀利眸子,继续道:“可是你的家不仅仅是你一个人的家,还是你所有子民的家。我算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就在贵军冲入宫殿的时候,我服毒了。”

江月的眼波之中没有情绪,但每一个字都好似能够平地一声惊雷一般。

“可是老天让我活下来了,我明白一个道理,没有死比什么都强。”江月的酥胸因为过于激动而轻轻起伏,身板挺直,颇有一股英姿飒爽的气度。

“将军,还有什么疑惑么?”江月歪着头,眼神之中带着一股似笑非笑,可是这表情落在对面的男人眼中却又是另有深意。

“你答得很好。”路凌风轻轻移开总是不自觉往下看的眼神,轻咳两声道。

江月的眸光不着痕迹的捕捉到这一幕,唇边微微抿出一抹好看的弧度,因为,这本是她故意而为之。

“只是实话实说,如今我已不是公主,说来,还要感谢将军救了本宫一命。”江月的脸上带着真诚,她又不是真的公主,所以这话也是大实话。

“公主当真有趣!”路凌风唇角轻扯,眸光内隐隐有了一丝笑意:“那公主打算怎么感谢本将军?”

江月好歹也是职场上混了这么多年的老油条了,当下便将路凌风面具下的情绪看了个透彻,看来自己白日挖的坑已经掉下来人,就等着自己拿铲子来埋人了。

尽管心里都要笑开花了,江月脸上却摆出一副疑惑的神情:“将军此话怎讲?”

路凌风并不急着回答,手指轻轻敲击桌面,漫不经心的问道:“公主对将来可有什么想法?”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