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二爷,夫人又彻夜不归小说 二爷,夫人又彻夜不归免费阅读

2021-04-06 10:50    编辑:秋雨露
  • 二爷,夫人又彻夜不归

    《二爷,夫人又彻夜不归》是作者折耳懒猫写的小说,讲了主角令人感动的故事。小编今天把它带给大家,一起来阅读吧:

    折耳懒猫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二爷,夫人又彻夜不归》 小说介绍

《二爷,夫人又彻夜不归》是折耳懒猫写的一本小说,主人公将会有着怎样的经历呢?快来阅读这本小说吧。...

《二爷,夫人又彻夜不归》 第2章 免费试读

楚颖正准备开口答话,驾驶座上的娃娃脸突然惊喜地转过头来:“你可以治疗我家二爷的失眠症?”

他家二爷?

娃娃脸的话令楚颖开始认真环视起了周围。

清贵而又低调的陈列摆设,各种高科技设备一应俱全,放下的小餐桌上摆着一瓶已经喝了一半的红酒。

这两只鸭为了钓富婆也是蛮敬业的啊,道具也准备得非常走心。一个傻子一个聋子,这简直就是励志版的教你如何套路富婆攻略。

楚颖赞赏地看了男人一眼后,伸手拿起了桌上的酒瓶。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倒是把楚颖吓了一大跳!

她以为演戏用的道具红酒竟然是一瓶路易十四!而且是一瓶货真价实的路易十四!

看到这,楚颖突然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她恐怕是上错车了!而且她把车上这两人错认成了鸭......

尴尬令楚颖的脸色有些发红,就在她纠结着到底是离开还是留下时,车外传来一阵由远而近的杂乱脚步声。

糟糕,一定是南宫家的人追来了!

楚颖懊恼地拍了拍后脑勺后果断决定将错就错:“我这不是威胁,是交换。你送我一程,我给你一个治疗失眠的方子。”

看着那快速开合的柔嫩红唇,男人突然伸手捏握住那近在咫尺的光洁下颚。

“我怎么知道你这方子管不管用?”男人紧盯着楚颖的红唇淡声开口,“万一你蒙我呢?”

“如果我蒙你就随你处置,你想怎样都可以!”

指尖的触感丝滑如蛇皮,女人红着脸的自信模样就像苹果一样令人忍不住想狠狠咬上一口。

“随我处置吗?”男人饶有兴致地勾了勾嘴角后,淡声吩咐驾驶座上的娃娃脸,“方然,开车。”

男人的话令楚颖大松了一口气,但她一口气还没完全呼出来,男人就将她的手臂大力拍扣在了真皮沙发上。

“你怎么知道我睡眠不好,食欲不振?”

男人眉宇间凝着一种深深地审视,更多的是一种掌控一切的霸气。在那深凝下楚颖觉得自己就像这条无法动弹的胳膊一样,任人鱼肉。

“龙延香,安神宁气,助眠。从中医学的角度来说,龙延香还有活血镇痛的功效。这种香薰一般用于室内。你外套上并没有任何味道,但身上却沾满了龙延香的香味,由此可见你喜欢熏龙延香入睡。一个睡眠不好的人胃口恐怕也不会好吧?”

楚颖的解释令驾驶座上的方然面色一喜。他再次回过头去,满眼期待地看着楚颖,急声追问:“你刚刚说可以给二爷开个治疗失眠的方子,那你能不能帮忙看下二爷的耳朵......”

方然话还没说完,便被男人厉声打断了:“方然!”

男人突来的严厉吓了楚颖一大跳,她将目光从窗外抽回时,猛然对上一双寒戾的漆黑眼眸。

眨眼之间楚颖已捕捉到了方然刚刚说出的一个关键词。

“你的耳朵......”楚颖尝试着伸手去触碰男人的耳朵,“如果你不介意......”

楚颖的小手才刚伸出,男人马上沉声低斥:“别碰我。”

“......我想说的是,如果你不介意,可以放开我的手吗?被你这样压着真的很痛。”

这个男人一看就是个不好相处的主。不过是个萍水相逢的路人,她并不想和对方有过多的牵扯。她已经订下了今晚离开沐市的机票,在离开前她并不想去招惹任何是非。

“这医生治病也得病人心甘情愿才行,我看这位先生要治的不是耳朵而是心。”

楚颖知道眼前这个男人能够凭借她的口型看出她要说的话,所以在说这些话时她刻意放慢了语速。楚颖这些动作带着明显的恶作剧和挑衅味道,南宫辰看着,清润的眸色逐渐变得凌厉。

“二爷,你别这样看着我呀,我害怕。我这人有个坏毛病,一害怕就容易忘事情,这助眠的方子......”

楚颖话还没说完,前排驾驶座上的方然马上转过头来:“二爷,你别吓唬这丫头啊,拜托您啦。”

方然的开口求情令男人不悦地抿起了薄唇。冷戾的目光在方然和楚颖之间快速掠闪而过,随后默默转头看向窗外。

看着男人吃了瘪却申诉无门的黑面神模样,楚颖突然有了掰回一局的痛快感。

心情颇好的楚颖哼着小曲看向窗外。看着那快速掠闪而过的熟悉街景,楚颖突然开口吩咐驾驶座上的方然:“在前面的路口将我放下就行。”

楚颖说完径自从包里翻出一张纸巾和一支水笔。拔开笔盖就刷刷写下了一大段文字。

待她写完,方然正好将车停了下来。楚颖将纸巾往男人手里一放,自己快速拉开车门跳了下去。

“谢啦!”楚颖背对着两人挥了挥手。

方然侧头看过去时,就看到一束高束的长发一晃一晃的,很快便消失在了小巷尽头。

“二爷,我们现在去哪?”方然转过身去,鼓着可爱的娃娃脸小声询问坐在后排的南宫辰,“那位说捉住了一星期前打算暗杀您的人,我们是否现在过去看看?”

“去医院。”南宫辰说话的语气很淡,但嘴角的笑容却冷如鬼魅,“那人你让他处理了吧。手脚干净些,太阳下山前我不想在沐市看到那个姓氏的存在。”

“是。”方然有些害怕地打了个哆嗦。二爷这意思是鸡犬不留啊......

“二爷,那酒店那边的订婚宴?”

“就说我身体不适。”

楚家和南宫家的联姻只是利益结合,哪怕他早已残疾,但很显然他那位好父亲并未放弃用他的婚姻为南宫家谋取利益。

“老爷也太过分了!自夫人过世您失聪那年,他就一直将您丢在外面任您自生自灭。现在看您没死,竟还想拿您的婚姻换取南宫家的利益!都怪我不争气,半年前若不是我办事时出了岔子,您又何需在南宫家一直忍到现在......”

和方然的一脸愤慨比起来,南宫辰脸上的表情则显得冷漠许多。

“我的人,我自会护着。去医院吧,这个时间点爷爷该起来了。”

“是。”方然正想开车离开,却突然接到了一通意外的来电。

方然和电话那端的人简单交谈了几句,随后面色奇怪地抬起头来。

“酒店那边传来消息,楚家小姐逃婚了。”方然说完将手里的手机双手奉到了南宫辰面前,“这是楚家那边刚传来的照片。”

南宫辰低头一看,屏幕上一个女人高束着乌黑的长发,一身白色T恤深蓝色牛仔裤,女人的五官精致灵动,但最引人侧目的是那眉眼间凝出的坚毅果敢之色。

这正是刚刚突然闯进他车里的女人。

“知道要嫁的是个容貌尽毁的聋子,是个女人都会避之惟恐不及吧。”

南宫辰淡淡看了眼手上写满了字的纸巾,突然降下车窗,将纸巾毫不留情地丢了出去。

纸巾随风跌落路面,又被车轮夹带着落在了泥泞的水渍里。纸巾上的文字在水里熏染开来,阳光下隐约能看到几个模糊的文字:助眠开胃方。

方然愤慨地看着南宫辰脸上的淡漠笑容,心里早把楚颖默默骂了八百遍。

这楚家小姐真是太坏了!二爷这么厉害的人物,她竟还选择逃婚,真是有眼无珠!

在方然画个圈圈诅咒楚颖的时候,南宫辰突然淡声开口:“我让你找的人找到了吗?”

“还没有。您当年出事的那片古堡属于私人产业不对外开放,平时也甚少有人经过。这5年来我已经排查了所有相关人员,却始终没发现二爷你说的女孩。”

5年前二爷在Y国一处古堡附近被人枪击,并失足跌入一片湖泊。当时幸好有个女孩路过将二爷救了起来。女孩将二爷送到医院后就离开了,并未留下只言片语。这5年来二爷一直在寻找当年救过他性命的女孩,但却始终一无所获。

二爷从小寡言少语,特别是夫人出事后,他更是凉薄少言。他跟在二爷身边多年,从不见二爷对什么人上心过。5年前,二爷好不容易将一个救过他的女孩摆在了心上,结果那女孩还来了个人间蒸发。

左肩胛骨处有颗小红痣的女孩......但问题是,根本没女孩会主动扒开衣服给他们看啊。

“继续找。”帮过他的他会报答,害过他的他必加倍奉还。

“是,我明白了。”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