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凤知潆文宵完结版小说全章节目录阅读

2020-10-13 09:20    编辑:秋雨露
  • 凤知潆文宵

    凤知潆文宵凤知潆文宵全部章节阅读 完整版,个人感觉很棒的一篇文!故事够曲折,有虐有爱,感情专一,一路悬念不停,看到停不下来。

    上玖殿下 状态:已完结 类型:古风
    立即阅读

《凤知潆文宵》 小说介绍

《凤知潆文宵》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小说,主人公叫凤知潆文宵,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

《凤知潆文宵》 第2章 免费试读

晚宴上,玉清宫的小厨房做了不少可口的饭菜,什么四喜丸子九宝珍,还有掌厨师父拿手的红烧猪排骨,清蒸地三鲜,这待遇倒是比我活着的时候天宫待遇要好多了,记得我那时候在凤凰宫,掌厨师父最拿手的无非就是盘烤毛兔,那时候神仙界追求清心寡欲,饮琼浆玉液,食天地清风,对于口腹之欲,多时都是极为抵触的。再加之上古时期天地三界未定,身为一个神,也是无暇来顾及旁的。现在变得不一样了,四海升平一片祥和,再品美味佳肴,其实算是一种享受。

长泞仙君拿出了玉清境内储了好几千年的酒水来助兴,我一不小心多饮了几杯,便在不知不觉中满脸发热发红,头昏脑涨,好是难受。

趁着文宵与君池还在把酒言欢,我带着同为吃醉酒的小玄一起出了承极殿,在花泽子里寻了块大些的石头,直接躺了上去,看着眼前的大好天光,我深呼了口气,以前的天空,一片白茫茫的,以前的天界,也没有当下繁华,直至今日,我才明白,什么叫做万年一瞬,沧海桑田。

小玄抱着怀中的糕点坐在一棵歪脖子树的树干上,晃了晃自己的一双小短腿,也学着我长叹了一口气,老成感慨:是啊,娘亲以前总说,人世间的光阴流逝太快,一晃眼,一辈子就过去了,而我现在却觉得,天界的时光流逝的更快,你看啊,天上一天,人间便是一年,在人间一年,我能背好多册书,能去水泽里钓很多次鱼,能下山打很多次猎,可现在天上的一天,我什么都干不了,只能被父帝拘在书房背一篇书。

你啊,如今年岁还小,尚还感受不到什么叫做流年似水,时光如指尖沙,握不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流逝。我浑身酸痛的翻了个身子,一只胳膊支在了石头上,托着脑袋看坐在树干上的小玄:你说,你母亲本是忘川河畔的送汤人,后来因着天分好功绩高,便被阴间的阎君封为了司命,成了百官之首,可我记得,最开始造冥府轮回路的时候,那位孟婆,是开天辟地时期的第二批凡人,因着被心爱之人伤了情,这才落入冥界以熬汤为生,她后来,是如何与君池相识,又如何,成了你的娘亲?

小玄揉了揉撑饱的小肚子,摇头晃脑道:彼孟婆非此孟婆,你说的那位孟婆是我娘亲的师父,早几十万年前就魂飞魄散了,我娘亲是由那位孟婆抚养长大的,后来那位孟婆身死,我娘亲就承袭了忘川女仙的职位,成了忘川府的主人,与我爹相见,亦是命运使然,听长清哥哥说,我爹与我娘那是夙世的情缘,前世造就之恩,今生以身相许!

今生以身相许,还真是段让人羡慕的爱情。你爹啊,这是走了什么好运气,不但得了个生的好看又善良的媳妇,还得了个如此可爱的儿子,真真羡煞旁人。越说越颓废,我闭上眼睛略为感伤,小玄歪着小脑袋好奇道:老凤凰,我有一点不是很明白,你根本就没有失忆,更不曾忘却以前的事情,为何爹爹却让我日后对外统一口径,便言你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了,对暮南叔叔,更不许说漏了嘴。爹爹这样说,你也这样说,别人不能知道我倒是可以理解,只是为什么连暮南叔叔,你们也要隐瞒?

我闭着眼睛乏累道:你暮南叔叔,自是头一个不能知道的,他若是知道了,那我的计划便要落空了。

小玄不解:为什么啊?

我道:因为我想查清楚一件事,想证明自己的清白,更想知道当年的真相。若你暮南叔叔知道了,他也许,会阻止我继续查下去,还会包庇凶手。

凶手?

我点了点头,用鼻音答道:嗯。

那凶手既然干了坏事,暮南叔叔又为何要包庇她,暮南叔叔素来是天界最为耿直的长者,三界皆称其铁面无私,公正不阿,暮南叔叔又怎会包庇一个行凶作恶之人。

我睁开眼睛看着他,认真解释道:小玄,你如今还小,又怎知这天下苍生,包括为神为仙者,都是有私心的。再高贵公正的神仙,都会有一想要庇佑的人,那人于他而言,很是重要。

小玄佯装听明白的点了点头,哦,我明白了,就像是爹爹与娘亲,娘亲以前无意打碎了天界藏宝阁里的圣物,若是按着天规,理应受罚的,可爹爹有心庇护娘亲,就直接吓唬看守宝物的神官不敢追究了。爹爹在娘亲的这件事上,就是有私心!若是小玄无意打碎了圣物,爹爹回来一定会打小玄屁股的,可换成了娘亲,爹爹不但没责怪娘亲,回去还安慰了娘亲许久,哼,爹爹为神不公,太过分了!

我笑着挥了挥袖子:你爹爹啊,为神不公也不是一两日的了,你爹这人啊,品性上乘,正直仗义,可有一点,对于一众神仙,他最善区别对待,合眼缘的神仙,他会仗义相助,凡事多加照拂,不合眼缘的神仙啊,他向来都是看都懒得看一眼。

小玄赞同道:老凤凰说的对极了!不过爹爹有时候其实也并不是很不讲道理,那次爹爹虽然有心袒护娘亲,可后来两日还是命人寻了个一模一样的东西归还了回去。我爹是个有原则的人,我觉得暮南叔叔也是个有原则的人,老凤凰你欺瞒了他,他以后若知道,可是会伤心的。

他知道会伤心,这一点,我又何尝没有想过,但要我如今便同他坦白一切,去坦然面对二十八万年前的种种,我实在做不到。

他以前,也让我伤心过,这样,就当他是在还债,我让他也伤心一次,我们就当做是扯平了。

小玄有些嫌我不争气,摇头再次长叹一声,冤冤相报何时了啊!孽缘,孽缘!

我闻之不禁轻笑出声,轻飘飘的感慨道:小小年纪,怎知何为孽缘,不过说起来,我们之间倒也真的算不得,是段好缘分

我与小玄在外吹风消了半个时辰的食,小玄的那位亲爹才肯出现在我二人眼前,碍于小玄也在席间喝了酒,眼下有些脸红发热,小玄的亲爹只同我简单说了两句后便带着自己的宝贝儿子踏云离开了玉清宫,往着自己的老巢太清境而去了。

小玄走了,我也赶回了少忧殿,想着先睡上一觉再计划下一步的目标,临睡之前还被玉官给逼着灌了一碗汤药,唔,饮了这碗汤药后,我似乎比以前睡得还要踏实些了,大抵是这汤药里也添了什么安眠之物吧。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