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小说鬼差之阴阳馆by蕊公子大结局免费阅读

2020-10-12 15:36    编辑:秋雨露
  • 鬼差之阴阳馆

    林蕊唐启的小说《鬼差之阴阳馆》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充分体现了作者蕊公子用心写作的心态

    蕊公子 状态:已完结 类型:灵异
    立即阅读

《鬼差之阴阳馆》 小说介绍

鬼差之阴阳馆小说(主角林蕊唐启) 完整版,个人感觉很棒的一篇文!故事够曲折,有虐有爱,感情专一,一路悬念不停,看到停不下来,用了两天时间一口气看完的。...

《鬼差之阴阳馆》 第4章 免费试读

林家丫头,今天过来又上香又倒酒的,是有什么事啊!文爷用奇怪的声音问着。

我把事情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又指了指沙发上的嫁衣,说完以后,我觉得我说的有些多了,作为文爷家的老仙儿,估计我说个开头,她就已经知道了。

麻烦了,招惹什么不好,招惹红衣女鬼,还是穿着嫁衣,红衣煞气本来就重!又是嫁衣,冲上了喜煞,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怨气冲天!文爷每说一句,我的心都往下沉了一分。

接着文爷说了好多我听不懂的话,文爷以前和我说过,这是上方语,过了许久,文爷恢复了正常。

现在是白天,再加上我这有仙家守着,这女鬼也不知道藏在哪了,但是肯定不在嫁衣里,要想解决,还得回店里,走吧!文爷的神色格外认真,我知道这次是真的麻烦了。

回到店里以后,我没敢上楼,文爷看着倒是淡定多了,说:好了,等天黑吧,等她出来!

这句话说起来简单,但是时间一点点的走,还真是难熬啊,我和文爷都没有睡觉的打算,上半夜还行,到了下半夜,我的眼皮就开始打架了。

文爷也比我好不到哪去,但她还是照顾我的,说:你先睡一会儿吧!

我想拒绝,但是眼皮开始不听大脑的指挥了,不过我没睡多久,突然被一阵寒风给吹醒了,我猛的睁开眼,耳边传来了哭声!

一个女人凄惨的哭声,我看向文爷,文爷手里拿着符纸,看着楼梯的位置。

我小声问道:这是...来了吗?

文爷点点头说:我不小心睡着了,之后嫁衣不见了,就在上面,我们上去!

我虽然害怕,但是我也知道,这件事必须解决,没有回头路,接着,文爷递给我几张符纸,我之前帮文爷解决过一些没有威胁的鬼魂,知道这符的好处。

虽然不知道这次遇见厉鬼,符纸还有没有用,但是起码安心了一点。

咚,咚,咚...我感觉今天踩在楼梯上的声音格外的大,每走一下都砸在了我的心上。

二楼窗边,又是那个穿着嫁衣的女人,我感觉自己的血都像是停止流动一般,女人肩膀一耸一耸的,伴着低声的啜泣。

女人突然转头看向我们,在月光下,女人的脸看着更加渗人,文爷的速度突然快了起来,扑向女人,女人的面容冷了下去。

直接扑了过来,目标却是我,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的手已经到了我面前。

啊!我尖叫一声,挥手把符纸贴在了女人的胳膊上,女人惨叫一声收回胳膊,文爷在女人后面挥出了手,之后我听到了滋滋的声音。

像是一盆凉水浇到了烧红的铁板上,一股刺鼻的味道传了出来,我被这味道熏得恶心,但是来不及想那么多。

女人双手又冲我抓了过来,我弯腰从女人手下钻了出来,躲在了文爷身后,骂道:你这符是不是过期了啊?没啥用啊?

不想死就闭嘴!文爷喊完,又绕到了女人身后,我再一次的对上了她空洞的双眼,女人的手指甲很长,突然再次裂开嘴扑了过来。

这次我显然没那么幸运,手上的符咒扑空了,我一时慌张,双手抓住了女人的胳膊,一阵刺骨的凉意,瞬间从指间布满整个身体。

女人的力气很大,我拼尽全力也没办法阻止她的指甲靠近我,文爷不知道在后面干什么,但是我感觉她已经没有什么办法了。

拼了!文爷突然喊了一声,随后我侧头看到文爷拿出一瓶灰黑色的粉末,往左手倒了一把,粉末铺满手心,她又拿出一把小刀,在手上一边划着,嘴里不知道在念些什么。

文爷这一系列动作不过是几秒钟而已,我却觉得格外漫长,女人眼睛瞪得大大的,紧盯这我的眼睛,我突然发现,她是奔着我的眼睛来的,手上的动作也是一样。

文爷那边的动作好像结束了,她把手掌猛的贴向女人脖颈处,女人再次惨叫一声,收回了双手,我耳膜有一种要被刺破的感觉,文爷大喊了一声:快跑!

我和文爷一路跑出了店外,到了一处路灯很亮的地方,我弯腰大口喘着气,回头看了一眼还亮着灯的店,问:你最后那一下,到底解决没啊,我们去哪啊?

文爷摇了摇头说:解决什么啊,但是她肯定没力气追出来了,在这等着天亮吧,天亮在想办法!

我看了看文爷的手,说:你这受伤了啊?怎么处理一下啊?

文爷不在意的摆了摆受伤那只手说:没事,有香灰,皮肉伤,已经不流血了,你....受伤了?文爷表情凝重的看着我的肩膀。

她这么一说,我突然感觉胳膊侧面有些刺痛,看了一眼,衣服已经划破了,黑红色的血粘在皮肤上,三道极深的划痕印在胳膊上。

我突然想起来最后跑的时候,女人抓了我一下,之前没觉得有什么,现在却格外的疼,整个胳膊都不敢动了。

文爷又拿出了之前的黑灰色粉末,在我伤口上撒了一些,说:这是多年的香灰,珍贵着呢,能缓解一下!

这东西真的有用,没那么疼了,我俩胳膊上手上的血实在是不太好解释,最后没办法,在路灯下,靠到了天亮!

天亮了,接下来怎么办?这一夜,之前受到的惊吓,加上胳膊的疼痛,把我折腾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文爷也差不多,精神很差的回答说:说简单也简单,连着店和那件嫁衣,一起不要了!

不行!有没有正常一点的办法?我回答的相当干脆,这个店租金虽然便宜,但是我租的时间可长,再加上装修,花了不少钱呢,怎么可能说不要就不要了。

文爷骂了一声:财迷!钱重要命重要?

一样重要!

文爷继续说:那就只能想办法把那女鬼给收了,硬的不行,来软的吧,得知道执念在哪啊,能找到卖给你嫁衣的那个人吗?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