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沐瑾欢墨淮南离婚后霸总前夫每天被打脸

2022-05-14 18:46    编辑:秋雨露
  • 离婚后霸总前夫每天被打脸

    《离婚后霸总前夫每天被打脸》这本书反复看了几遍,后面一度想放弃,但情节还是吸引了我,作者西瓜满满文笔很不错。故事内容给人大气有不失柔情,以感情为主线。

    西瓜满满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离婚后霸总前夫每天被打脸》 小说介绍

主角是沐瑾欢墨淮南的小说《离婚后霸总前夫每天被打脸》,是作者“西瓜满满”的作品,小说主要讲述了:...

《离婚后霸总前夫每天被打脸》 第4章 免费试读

怎么?你这样子是舍不得我?

她的一双眸子在灯光下,像是细碎的水晶一样,泛着晶莹的光泽。

墨淮南从未见过她这种态度,直觉她眼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和以前不一样了,但还来不及捕捉,就被她那句舍不得给刺到。

拿起笔,墨淮南直接翻到最后一页,果真看到了她所说的内容。

他的手一顿,无视心底没来由涌上的一股烦躁,签上自己的名字。

接着,啪的一声,他把离婚协议书扔到沐槿欢怀里,脸上浮现出讥讽的笑容:

你想玩什么,我奉陪。

沐槿欢嘴角也扯出一个似有若无的弧度,淡淡道:

明天早上9点,我在民政局门口等你。

沐槿欢拖着行李箱,在小区喷泉边的长椅上坐下。

以前,她也经常坐在这里,有时候是等墨淮南回家,有时候只是单纯地坐着,看来来往往的人。

现在回想起来,这些年,她活得太卑微,太没有自我了

十年前的一场车祸,差点要了她的命,是墨淮南冒着生命危险救了她。

于她而言,墨淮南不仅是她深爱的人,更是她的救命恩人。

为了他,她愿意付出一切,哪怕是自己的性命。

可惜,他不记得过往,她巴巴地守护着他,到头来活成了替身,如今正主回来了,她是该亲手结束了这一切,重新做回自己。

无名指上的钻戒,在夜色下闪耀着光芒,沐槿欢缓缓脱下,放进兜里。

最后看了一眼那个曾经被她当成家的二层小楼,她站起身,朝小区大门走去。

远远地,她看见一辆银灰色的跑车停在路边,车旁斜倚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

沐槿欢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似是要把心里所有的伤感,都埋在今天晚上的夜色里。

然后,唇角勾起一抹笑容,朝着男人的方向走过去。

可走近后,沐槿欢差点一个没忍住笑出声来。

四下无人,深夜凌晨,这个男人居然戴着口罩、墨镜和鸭舌帽,还围着围巾,捂得严严实实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这是大半夜的出来从事什么非法活动呢!

男人看到沐槿欢眼里的揶揄,有点尴尬地别过头:

职业病毕竟你也知道我的那些粉丝。

沐槿欢莞尔。

他是容桦。

一流的颜值和演技,时下最火爆的顶流小生,也是上流豪门容家最受宠的小少爷。

更是她最好的朋友。

容桦接过沐槿欢手里的行李箱,随即脱下风衣,披在她身上,这才摘下墨镜,盯着沐槿欢有些冻红的俏脸。

那个曾经神采飞扬、一颦一笑都明媚动人、摄人心魄的女孩,怎么变成今天这副落寞的样子了?

沐槿欢看懂了他的眼神,冲他微微一笑:

我没事,真的。

容桦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一双比女人还美的桃花眼里,有恼怒,有不解,更多的是心疼

他伸出右手,握住沐槿欢单薄的肩,露出标志性的笑容,粲然道:

欢迎回来,沐沐。

沐槿欢点了点头,忍着没让眼中的雾散出来。

容桦修长的手指掌控着方向盘,他看向后视镜,将她微妙的神情看在眼里,心中刹然生出了几分心疼。

他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将奶茶递给坐在副驾上的沐槿欢。

他记得她喜欢喝这个牌子的奶茶,路上特意停车去买了一杯,现在还是温热的。

沐槿欢感动地看了容桦一眼,一口气喝下了小半杯,觉得全身都暖了。

容桦看她脸色舒缓了不少,这才开口问道:

你想回哪里?去你舅舅家行吗?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一个家字,将沐槿欢瞬间从离婚的阴霾中扯回了神思。

她望着茫茫夜色,眼神逐渐冰冷起来。

回我自己的家。

另外,我跟墨淮南离婚的事情,你暂时不要告诉我舅舅和表哥们。

十年前,一场意外车祸夺走了本该属于她的幸福家庭。

爸爸和哥哥当场身亡,妈妈成了植物人。

直到现在,她的妈妈还躺在医院冷冰冰的病床上,每天只能靠各种医疗器械续命。

自此。

沐家所有家产,都落在了姑姑沐雅和姑父尹均的手里。

她也从一个娇惯的千金小姐,沦落成了沐家的遗孤。

而且,车祸后她失忆了。

直到三年前,她才找回记忆,也顺利跟舅舅相认了。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容桦问。

沐槿欢沉默了几秒钟,道:这两年,我一直在查我父母车祸的事,虽然查到的线索不多,但我父母的车祸,跟姑姑和姑父脱不了干系。

她攥了攥手指,不甘的眼底闪烁坚毅的光。

我要查明当年车祸的真相,夺回属于我的一切,让害我父母的人得到应有的惩罚。

现在她任性够了,时机也刚好成熟,自然要回去,大杀四方!

容桦认真开着车,抿直了薄唇,十分心疼,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需要你帮忙的时候我会找你的。沐槿欢靠在了椅背上,闭上了眼睛,回去之前,我会先跟墨淮南去趟民政局,把婚彻底离了。

容桦将沐槿欢送回三年前她买下的家,便离开了。

家里很干净,虽然她不住,但每周都会有阿姨来打扫的,沐槿欢换了新床单,躺在床上。

过往的一切,就像电影一般,在她的脑海中一遍遍飘过。

眼底忍了一路的雾气,不知怎么的,一下就不争气的啪嗒啪嗒滚了下来。

一颗接一颗。

她表面上不在意跟墨淮南离婚。

可是,只有她心里清楚,她嫁给墨淮南三年,爱了墨淮南十年,如今就这么离开了他,要说一点不伤心,她自己都不信。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